每日協助取款數萬,90後小夥淪為電信詐騙“工具人”
2020-11-30 21:21:44

每天的工作就是查賬户餘額,然後到ATM機上取錢,90後小夥傅小寶(化名)在親戚“啓發”下過上了輕鬆愜意的生活,孰料最終害人誤己。

經無錫市惠山區檢察院提起公訴,傅小寶因掩飾、隱瞞犯罪所得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,姐姐傅某和姐夫鄒某均被立案。

90後小夥謀職圖輕鬆,淪為協助取款“工具人”

傅小寶生於1994年,小學畢業後即輟學在社會上游蕩。疫情期間,傅小寶斷了生計,無奈之下求助姐姐和姐夫。

姐夫鄒某日常和小寶見面不多,平時便在微信上聯繫,據説在緬甸開養殖場,混得挺不錯。鄒某對小舅子很是照顧,一聽小寶有工作需求,立刻讓他過來。但是,鄒某人在緬甸,小寶到了雲南邊境卻因疫情去不了緬甸,只能滯留在雲南。

沒過幾天,姐夫聯繫傅小寶,説有個輕鬆又來錢的活,問他幹不幹。傅小寶滿口答應。這項工作的確很輕鬆,姐姐傅某的賬户會時不時轉錢到傅小寶的支付寶和銀行卡,傅小寶只要從ATM機上取出現金,交給姐夫就可以,每天能拿到400元工資。

姐夫的錢來得實在太容易。光3月26日這一天,傅小寶就“奉命”取了5筆款,共計4.06萬元。傅小寶知道這裏面肯定有問題,因為打錢給他的不光有姐姐姐夫,還有不少完全陌生的賬號。他詢問之下,鄒某説自己的上家每天給他2%取款費,相當於取1萬給200元工資。至於錢究竟哪裏來的,鄒某不在意。

司法機關給小寶算了一筆賬,今年3月至4月中旬,小寶先後“協助取款”約293萬元,高峯時小寶每日取款數額達十萬餘元。

貸款APP真偽難辨,“銀監會罰款”成騙子新套路

傅小寶賬户上的這些錢當然不是天上掉下來的“餡餅”,部分被害人陳述揭開了真相。

材料顯示,全國多地、多名被害人,因手機下載了“某某貸”、“某借條”、“某某寶”等軟件,而誤入騙局。

被害人下載APP後,按照APP裏面的內容填寫相關信息,提交成功後往往顯示貸款已經成功發放。但被害人查詢賬户,會發現錢款已被凍結,此時會彈出頁面要求聯繫在線客服。當被害人與客服聯繫後,客服告訴被害人是因為其輸錯銀行卡號才導致賬户被凍結,支付數千元即可解凍。如被害人表示不想解凍,客服稱“銀監會”將對被害人罰款。只要被害人繳納首筆“解凍款”,客服後續就會以激活銀行賬號、結算利息費用、保證金等名義不斷要求被害人轉賬,直到被害人幡然醒悟不再轉賬為止。

被害人譚某下載了一款“互信金融”APP軟件後,申請貸款6萬元,因“銀行卡錯誤”無法取款。在客服步步“指點”下,譚某陸續向對方指定的不同賬號轉款19筆,合計27萬餘元。

騙子以這種手段連哄帶嚇,讓不少人上當。另一名被害人劉某,一次性被騙49000元后,離家出走。家人發現其留下“永別了”的遺書,立即四處尋找,而劉某已在家附近的空房子裏上吊自殺。

警方根據涉案資金流向,很快在雲南抓獲了傅小寶。

旁聽席上,檢察官“人臉識別”鎖定嫌犯

這一系列電信詐騙利益鏈裏,傅小寶只不過是處於下游的“工具人”之一,其在整個犯罪中起到的作用只是很小一部分。根據案件情況,惠山區檢察院對小寶的姐姐傅某、姐夫鄒某等4名涉案人員進行立案監督,進一步斬斷鏈條、深入挖掘幕後犯罪嫌疑人。

傅小寶一案在法院開庭審理時,當天來了不少人。該院承辦檢察官知道傅小寶親友較多,舉目一望,發現異常——角落裏有名女子,跟傅小寶長得甚是神似,而且相貌也恰恰符合其姐姐的年齡。

檢察官不動聲色,上前詢問情況,要求查看身份證。此女子果真是小寶的姐姐傅某。傅某並不知道自己已被立案監督,弟弟傅小寶出事後,她一直忐忑不安,故而來到法院旁聽庭審,想了解案件情況,誰料被檢察官一眼識破。檢察官立刻與法庭溝通,並電話聯繫警方。

目前,傅某、鄒某均已被公安機關立案,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。

| 微矩陣

地址: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:210092 聯繫我們:025-96096(24小時)

 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

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

 蘇ICP備13020714號 | 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 蘇B2-20140001